信息化,让物流插翅腾飞

沃尔玛维持“天天平价”的竞争优势,靠的就是持续推进的信息化物流体系。物流与信息流对接得好不好,直接影响到物流的效率和成本。 按照我省现代物流发展“十二五”规划确定的目标,2015年,我省物流业增加值将超过2000亿元,年均增长13%以上;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下降1%以上。

物流产业全面实现信息化,将是湖北建设现代大物流的突破口。 效率低下的“小黑板”模式 占地近千亩的武汉舵落口大市场,五金、建材、粮油批发门店鳞次栉比。由于货运配送需求旺盛,舵落口吸引了约1200家小物流公司入驻,标有车、货信息的“小黑板”成了市场的一大特色。 7月26日下午5时,武汉肖刚物流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振清一边接听电话,一边飞快地翻看电话本,忙得焦头烂额。 “今天就这一单生意,必须揽下来!”张振清说,公司的5辆货车只跑武汉与沙洋,一位沙洋货主有几箱电器开关要运往孝感,他靠个人关系及时找到一辆武汉到孝感的零担货车,节省了货物中转时间,才顺利接下订单。

“湖北大多数货物都要到武汉中转,但武汉物流信息化程度不高,从‘小黑板’上找车、货信息效率太低。”张振清表示,夏天是物流淡季,每天公司货车几乎都是空跑到武汉,再拉半车货回去,这样每车每天亏500元。 相比张振清,宜昌三友运输公司总经理张亮轻松不少。

张亮的公司去年入驻宜昌猇亭区爱奔物流园,由于该物流园设有物流信息交易大厅,使张亮免去了“车找货、货找车”的烦恼。 “宜昌乃至全国的物流信息都在大厅显示屏上,回程车、专程车资源能有效调配,货车空载问题迎刃而解。”张亮说,他只要轻点鼠标,便可将用车信息传至大厅显示屏上,而经过诚信认证的入园司机,便能通过信息屏迅速找到自己需要的货运信息,使配货时间从原来的72小时缩短到6小时。

宜昌爱奔物流园负责人李红兵介绍,该物流园是“中国物流信息交易平台”成员单位,按照浙江传化物流“公路港”模式打造,旨在通过组织化、信息化、标准化手段,降低“车”与“货”的匹配搜索成本。目前,物流园年吞吐量达200万吨,交易平台年交易额达100亿元以上。 在襄阳,拔地而起的天虹物流园将着力打造信息交易平台,成为鄂西北的物流枢纽。襄阳创盛达物流有限公司刚入驻园区,公司总经理毛建广认为,改变物流市场信息不对称,发展“公路港”是大势所趋。

物联网融入大物流 从有货就能赚钱的时代,到库存越多亏得越惨。随着钢材市场急转直下,零散经营的钢贸企业,大多还处于看货卖货、电话联系、手工操作、人工装卸的低层次运作阶段,很难为大型企业提供综合性物流服务。 在武汉阳逻华融钢铁物流园,有一座华中最大的单体钢铁室内仓库,建筑面积3.4万平方米,能储存20万吨钢材,该仓库是中国仓储协会授予的国内第二家钢铁五星级仓库。 “每一个钢铁产品入库都有身份证。”

据湖北华融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余欢介绍,仓库已实现物联网管理,拥有射频条码识别系统、无人值守信息平台,所有仓储信息均可在手机平台、网络平台上监控,并实时调取监控录像。射频条码自动识别率高达99.9%,扫描数据读取时间低于0.1秒/件,常规钢材市场需1天的查询、提货时间,在华融钢铁物流园仅需几分钟。 为减少传统钢材销售中间环节,湖北华融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了钢茂网,类似淘宝网,买卖双方可通过该网完成搜索、订货、支付、提货、过户等流程。 钢茂网市场总监黄青青说,物联网技术让钢材现货数据真实,钢材买卖方便透明,推动了仓储金融业务发展,质押融资、担保服务等金融业务相继展开,物流园自2011年建成以来,钢材年吞吐量达320万吨。 总部在汉的九州通运用信息技术,成为国内医药物流领域的翘楚。

九州通物流技术服务中心总监张青松表示,从2001年起,九州通就开始进行现代医药物流流程及技术研究,目前,九州通管理运营着全国47家物流中心、300余家配送办事处,物流网络覆盖全国80%的行政区域,在库存储件数达210万件,全年物流吞吐量超过4000万件。

“九州通赋码系统已实现和国家药监平台无缝对接,实现数据从生产到流通的全程共享。”张青松介绍,九州通自主研发了医药物流管理系统、供应链管理系统及电子商务平台等20余项软件产品,在国内60余家大型医药物流企业成功运用,以后制药企业可实现永久不可复制的赋码产品的防伪防窜货管理。 探索建立公共物流信息平台 “目前,国内还没有由政府主导的物流信息公共平台,建立‘中国物流信息交易平台’是民企自发行为,该平台由全国200多家民营物流企业共同出资开发。”

武汉汇通物流网络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马明认为,我国对社会零散物流需求客户重视不够,社会公共物流平台待完善。 据马明介绍,由该公司运营的银河网是湖北主要的物流信息网,银河网拥有省内网络客户5000余家、日均信息量达2万条,并与中国物流信息交易平台对接,共享全国日均40万条货源信息。

“建立‘车找货’平台相对容易,难点在‘货找车’上。”马明说,银河网收集货车司机信息,主要依靠吴家山货运中心“司机进门刷门禁卡、交易刷身份证、发展司机会员”的形式实现,现已收集了全国各地10万条车辆信息,但我省多数小型物流园不重视司机信息采集,所以银河网是“跛着腿走路”,货源信息充足,运力信息不足。 据了解,我省还有一个为中小企业提供公共物流信息服务的平台——中物在线,省现代物流联席会议办公室为该网站指导单位,但网站服务能力还有待提高。

为推进社会公共物流平台建设,武汉光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敦尧提出“车联网”概念,即通过识别、传感和交互设备,提供动态行车、静态停车和远程控制服务,实现一个以车为中心的物联网。 朱敦尧说,实现移动信息化,是物流行业的大方向。针对物流企业货物揽派送环节,武汉光庭开发了货物信息手机扫描传输系统;仓储管理环节,开发了流媒体货物实时监控系统;运输环节,开发了2G/3G+GIS平台车辆定位、调度与货物跟踪系统,物流企业可通过短信、语音、视频、数据的传输,实现货物的发送、运输、接收等一系列配送流程,降低物流企业成本。

朱敦尧坦言,由于武汉路桥ETC信息资源不能共享,封闭的“车联网”缺少行业互动和交易机制,平台容易变成信息孤岛,导致业务和应用开发成本过高,拖慢社会公共物流平台开发速度。